今天要c位出道了

满脑子胜出米英雷安结婚

【米英】不可言说

这条转载不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阿柳!!!

杞柳桑:



#米英




#给希染 @😭😭😭 和BGM @茶褐三毛犬 的生贺!晚了一天十分抱歉呜呜呜呜qwq




#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一.关系不合的国王王后


该死的政治婚姻,该死的感情联络,该死的王耀,还有他该死的伴侣。


金边骨瓷茶杯里冒出袅袅烟气,阿尔弗雷德没心思猜测里头究竟是什么牌子的茶叶或者什么品种的茶。他右手撑着下巴,哀怨至极的看向圆桌对面,黑桃王后神色一如平常,小银勺慢慢搅动杯中液体。“别一脸不乐意,琼斯。”他抬头扫了一眼黑桃国王,“我也不想来的,但戏总是要演的。”


你看起来没有一点不想来的意思。阿尔弗雷德在心里腹诽,只要有茶王后就能在这呆一下午,但他不同,如果不是王耀拎着他他才懒得来这个几乎要被玫瑰塞满的花园里。阿尔弗雷德瞪了一眼喝茶的男人,他对这个硬塞给他的贵族绅士完全没有好感。英雄理应有一位金发绿眼的温婉妻子……虽然说除了温婉王后都满足他的条件。


而且王后来自柯克兰家族。阿尔弗雷德想,柯克兰,全黑桃国都知道柯克兰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凭借阴谋诡计上位,并且越来越强盛,都快威胁到国王的地位了。


“你不喜欢我,我知道。”


王后,现在阿尔弗雷德更想喊他的名字。亚瑟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声音低沉,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声音。


“可是我喜欢你啊,怎么办……”


大危机!!阿尔弗雷德脸红了,该死的,说好的互相厌恶呢!他怎么从来没发现死对头还有这种想法。“那个,王后,亚瑟……”他慌乱起来,心跳得很快,说话也语无伦次:“你,我……我不讨厌你,呃,我是说……”


亚瑟抬起脸,没有阿尔弗雷德想象中的满脸泪痕,甚至连眼角都没红,好像刚刚说喜欢的人根本不是他。“你相信了?”亚瑟嘲讽般的勾起嘴角:“从来没被人告白过?cherry——king。”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再也没看过阿尔弗雷德一眼。


太过分了。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心脏极速跳动的震动还没有停,酥酥麻麻让他整个人都不舒服起来。


这个人真的很危险,各种意义上的。


二.兔子在学校里面


“听懂了吗?”阿尔弗雷德板着脸,棕色垂耳兔站在椅子上,紧张兮兮的点点头。


“OK。”大男孩松了口气,伸手把小兔子抱起来塞进自己的斜挎包里。“千万不可以出来,亚瑟。”他又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


“为什么?”亚瑟从包里探出脑袋,翡翠绿的眼睛眯起来,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因为——人类世界没有会说话的兔子。”阿尔弗雷德已经跨出了门,手忙脚乱的把兔子藏回去:“你会被抓起来,然后就见不到我了。”他威胁道。


亚瑟好像嘀咕了句什么,动了几下才安静。


见到这只兔子是高中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辈子遇到的最奇诡的事。某一天早上睁开眼这只小毛球就已经缩在他怀里,蜷成一团发出均匀的呼吸。窗子关着,门也锁着,连亚瑟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阿尔弗雷德揉乱自己的一头金发,养兔子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尤其体现在他的没有常识和闹腾上。他试过把亚瑟单独放在家里,傍晚回来的时候他却从阳台翻出去卡在了外面的树枝间,阿尔弗雷德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亚瑟弄下来,幸亏没有人经过,不然他们两个都会登上第二天的早报。


这就是阿尔弗雷德为什么要把亚瑟带到学校的理由,为了他脆弱的心脏着想,有人看着总比放他一只兔自己疯要好。他小心翼翼的把包放在脚边,一个早上提心吊胆的不敢离开座位。午饭吃得匆匆忙忙,阿尔弗雷德从来没用过快的速度嚼完一个汉堡回到教室。


但是小兔子不在包里,亚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来,趴在阿尔弗雷德的座位上发出迷迷糊糊的咕噜声。


“不是叫你不要出来吗!”大男孩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教室里还没有人。


亚瑟翻了个身,午间的阳光把他的棕毛染成金色,湿漉漉的眼睛里有一丝小委屈:“我只是想晒个太阳。”他小声争辩,让人生不起气来。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把垂耳兔抱起来放在自己大腿上。“就一会儿哦。”他轻轻说,手指顺了顺已经满足睡着了的亚瑟的脑袋。




三.杀人狂的小男友讨厌血


清晨五点。


阿尔弗雷德轻手轻脚的走进公寓楼,不敢开灯,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上帝保佑,阿尔弗雷德虔诚的想,就算我不怎么信他老人家。


屏住呼吸把钥匙塞进锁孔,阿尔弗雷德的心脏砰砰跳,就算是第一次切割尸体也没这么紧张。屋子里是黑的,他刚松了口气,有人却啪的一声摁亮了开关。


亚瑟·柯克兰穿着一件毛绒绒的兔子睡衣,坐在沙发上对阿尔弗雷德不怀好意的笑笑。


大男孩苦了脸,“亚瑟……”他软绵绵的喊了一声,试图以撒娇的方式打动恋人。


亚瑟完全不吃这套,“出去。”他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把血腥味带到家里来。”


“亚瑟。”杀人魔的表情和他的身份完全不符,他向前迈了一步,被亚瑟凶恶的眼神钉在原地:“拜托,我累死了,不想出门了。”


他的小男友不为所动,“出去。”亚瑟重复了一遍。


“现在都五点钟,不,五点多了。”阿尔弗雷德诚恳极了,眨巴了几下眼睛,他知道亚瑟没办法抗拒这个,果然他的小男友脸红了,哼了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要是现在拿着这个出去我被抓了怎么办呢,”阿尔弗雷德晃了晃手上沾着碎肉和血迹的电锯:“你会失去你的英雄男朋友,那可是世界上最亏的事情了。”


“那只意味着我不会再遇到一个满身鲜血污染我地毯的傻瓜。”亚瑟瞪了他一眼,口气却有所软化:“你脚下的,还有你手里的都给我放阳台上去……弄完记得把阳台也清洗一遍!没有下一次了!”


“你最好啦亚蒂!”杀人魔欢呼雀跃,在亚瑟的咒骂声中靠近沙发,在他脸上印下一个血腥味的吻。




四.如果吸血鬼生存于地狱的话


“恶魔的血味道未免太过糟糕。”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窝在华美舒适的王座里,绿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蓝色披风一角拖在地上,沾了地上的黑色污渍。


魔王站在边上看着,没有对这个抢了他位置的异类生物做出任何攻击性行为,相反的他伸出手,隔着一层皮革抚摸了几下吸血鬼沙金色的头发,镜片后闪过一丝疯狂的迷恋,没有任何一个地狱恶魔拥有这样灿烂的颜色。


“只要你留在这里。”阿尔弗雷德沉声说道:“我会为你翻遍整个地狱,总会找到你想要的。”


亚瑟咯咯笑起来,“那太浪费了,我的时间宝贵。”不老不死的吸血鬼撑起身子,用力拉住魔王的领带迫使他弯下身子,将自己的嘴唇贴上阿尔弗雷德的,尖利的犬齿刺破了那处柔软地带,暗红色液体顺着他们相碰的地方淌下来。


“你说恶魔的血难喝。”阿尔弗雷德碰了下嘴唇上的伤口,火辣辣的刺痛让他皱起眉头。


足够填充欲望的满足感让亚瑟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我的恶魔不一样。”他嘀咕着,闭上了眼。




五.美国先生喜欢的普通人


“分手!”


“理由呢?”


亚瑟穿了美国最喜欢的那件灰色竖条外套,有点宽大的衣服让他整个人越发瘦弱。明明是他提出的要求却整个人不住的颤抖,倒是让美国没了脾气。


“好啦好啦。”美国上前一步把亚瑟搂进怀里,男人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双手紧紧抓着国家意识体胸口的衣服不放。“别生气了,是我不小心碰到你的小精灵了吗?”他向往常一样露出笑容,希望能和平时一样让亚瑟平静下来。亚瑟没理他,只是把脑袋埋进美国的飞行夹克里,过了好久才发出点闷闷的声音。


“你是国家,阿尔。”美国努力的猜测他是不是哭了,“我又不能一直陪着你,还不如早点结束算了……”


“那英雄一直陪着你不就好了,我能陪亚瑟一辈子。”阿尔弗雷德揉了揉亚瑟后脑的金发,趁着他抬起头亲吻那对湿漉漉的绿眼睛。


“而且你可是国企员工,是我的所有物哦,还想跑哪里去?”




六.警官与侦探


“我爱你。”


亚瑟被那个还穿着警服的阿尔弗雷德逼到墙角,年轻警官固执的盯着他的双眼,再次重复:“我爱你。”


“爱是一种多么不可捉摸的情感。”亚瑟叹气,手指轻轻触碰阿尔弗雷德的脸颊又滑移到脖子处:“心跳加快,不自觉的避开我的视线,说明你自己也对这份感情没有自信。劝你趁早放弃,琼斯。”


“嗯哼,如此敏锐的观察力。”阿尔弗雷德抽动嘴角露出不那么真心的笑容:“该说不愧是侦探吗,我猜这是通过人体测谎判断的?”


“随你怎么想,但是爱情可不是靠枪支和愚蠢的正义就可以维持的,警官先生。”亚瑟把手掌贴在阿尔弗雷德胸口,硬生生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可惜效果不太明显让他不舒服的啧了一声。


“的确。”阿尔弗雷德望向那对墨绿色的眼睛,它们那么美,可惜里头溢满了主人的抵抗情绪:“但是我不会靠枪支和正义维持爱情。”


如果可以,阿尔弗雷德希望那漂亮的双眼里不再充满这种感情,至少在面对他的时候不是。


“我始终坚信爱情只能靠爱本身维持。用理性思考同样不能判断一个人的真心,你说呢,柯克兰侦探?”


他幸运的看到那抹绿色颤抖了一下。




七.恶魔和王后


“和恶魔做交易所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魔王看着面前的人,嘴角抖动一下,露出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


“这个国家气数已尽……黑桃没有国王,要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救它吗?亚瑟·柯克兰。”


亚瑟连维持法阵的指尖都在颤抖,恶魔的气场太过强大,一般的人也许会因此跪下臣服。紫衣青年咬紧下唇,努力挺直身子直视那对冰蓝色的眼睛。


“只要我能做到。”他低声说:“只要能做到,让我付出什么都好……”


原本高傲的王后忍不住哭出声音,他的亲人,他的朋友,他的国民,所有人的生死都拿捏在亚瑟一人手里,一旦和恶魔的交易失败,他的国家面对邻国疯狂又强大的军队就再也没有一点希望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恶魔愉快的挑挑眉毛握住亚瑟的手,绅士的举到唇边亲吻,原本白皙的手背上浮现出一块黑蓝色的魔法印记,泛着细小的光点。“要知道,我从来都只会享用最好的。”


“跟我去地狱吧,小王后。”阿尔弗雷德的手指按住了亚瑟的眼睛,巨大的蝙蝠翼将他们全部包裹起来,紫色风衣的衣角在空气中晃动一下,就再也看不见了。亚瑟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感受到恶魔将他搂在怀里,慢慢失去所有的力气。


“到地狱来,亚瑟·柯克兰,你将不再是黑桃的王后,而会成为我的所有物。”




END


这个题目是用来表达我不知道怎么取标题的心情的【。】